0 1分钟 6月

“小兰姐姐,我回来了!”柯南一边脱鞋,一边像以往一样跟小兰打招呼。

但是小兰那边许久没有回应。

柯南感到诧异,平时的这个时候,兰总会一边笑着,一边温柔地回应我“柯南回来了!我给你做饭,想吃些什么?”

柯南推开楼上小兰房间的门,原来她睡着了——手里握着新一的照片,脸颊上还留着泪痕……

柯南垂下头,十分沮丧:兰,对不起,我还不能告诉你真相。

其实,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!

我真没用,让你等了这么久……他尽量把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,为小兰盖好被子,出了房门。

在柯南出门后不久,兰也醒了!她一醒来,看见手中握着的新一的照片,又不禁潸然泪下:“新一,你不是说就算拼了命也会回来的吗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?

你知不知道,每次我给你打电话都多么希望听到的不是电话留言;

你知不知道,我一直反复地打给你电话,只是希望能够听到你短暂的声音;

你知不知道,其实我最喜欢的牌是黑桃A,因为……它代表着新一啊!

还有,你以前说过,你觉得我披着头发的样子好看,所以即使再热,我都会保持你喜欢的样子啊;

其实还有好多人喜欢我呢,但我总是因为你拒绝他们。

新一,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我相信你一定能破案的,加油!可千万不要让我等太久啊……”

可能,兰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第几次微笑着看着新一的照片,突然就情不自禁地哭了……

“对了,柯南快回来了,我得赶紧下去给他做饭。”兰自言自语道,把新一的照片轻轻地摆回原来的位置。

兰在楼梯上看见柯南换下来的鞋子,原来他已经回来了。

说着,兰抹了抹眼泪,推开了事务所的门。“柯南回来了,想吃什么呀?”兰挤出一抹温柔的微笑对柯南说。

“小兰姐姐!你醒了呀?刚刚我叫你,你都没回我,我可害怕了。”柯南故作惊讶地对兰说,“哦,对了,我今天想吃奶油炖菜好不好呀?”

“好呀,现在我就去买材料。”兰对柯南笑了笑,提起菜篮准备出去,“柯南你可得在家好好写作业哦!”

“嗯!”柯南对兰挥了挥手。

其实学校里的作业柯南早就做完了,毕竟他可是个高中生,这么小儿科的作业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。

这时的他拿起手机,想给小兰发邮件,一看,上次发给小兰的邮件已是十个月前。那次是小兰发信息来,问我们是否在正式交往的时候,那一次,自己不知有多兴奋呢。

4岁开始,爱上一个女孩,整整爱了她13年,终于可以开始交往了,换做谁,谁又何尝不是呢?

可是……

一想到现在的自己只能用变声器跟小兰说话,只能以柯南的形式出现在她面前……

谁又知道,自己每次看见她为自己流泪时,有多痛心呢?他多么想冲上去,抱住她,告诉她——其实自己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新一啊!

另一边的小兰,走在街上,突然她看见了一家熟悉的店铺。

“对了……以前我在这里帮妈妈买菜,新一……就在旁边一边踢足球一边等我。那时候爸爸妈妈还没有分居呢,新一,也还没离开我呢……”

说到这儿,热泪就在眼眶中打转,“不行,小兰,你不能哭,绝对不能哭……你很坚强的!”

“兰!”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——是园子?虽然没有流下眼泪,但兰还是习惯性的擦了擦眼角。

园子看到兰这个动作,便问她:“兰,怎么哭了?”

“没,没有……”兰悄悄收回擦眼泪的手帕——那条15岁时她和新一一起去纽约时女明星莎朗给她的手帕,又立刻转移话题,“对了,园子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“嘿嘿!我正要去找你呢,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。我伯父那边要开个酒会,说是庆祝一个新的企划案做好了,你要不要来啊?”园子一脸期待地望着兰。

兰刚想答应,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说:“园子,我很想去,可是……爸爸今天出差去了,就我和柯南两个人在家,我还得给他做饭呢。”

“诶?又是那个小鬼头,真是的,每次有好事都让他给搅坏了。”园子有些许失落,不过又立马精神起来,“没事儿啊,你带他一起来不就行了!”

“可是,我们过去打扰,不好吧……毕竟我们也没有参与这件事情啊。”兰有些犹豫……

“别管那么多了,而且我妈待你比待我还亲,就像你是她亲女儿似的。”园子拉起小兰的手,一起往毛利侦探事务所飞奔而去,“咱们赶紧叫上那个小鬼头一起去吧,再晚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园子“啪!”的一声推开事务所的门:“小鬼头,我们……”

“咦?柯南不在?可是刚刚我出门买菜的时候,他明明还……”兰显得有点焦急。

“兰,这里有张纸条。”园子发现了,在茶几上的纸条。这是柯南的笔迹!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着——小兰姐姐,今天我要和元太还有光彦他们在博士家打电玩,今天我就不回来了。柯南。

“真是的,这个小鬼头!小兰都帮他去买菜了,突然就说不回来吃饭了!”园子有点气愤。“没事啦,园子,那我们先去酒会吧!”

“诶?可是……我告诉伯父要另外留两个人的位子诶”

园子突然两眼放光,“要不……叫上你老公一起去?”

“讨厌啦!园子。”小兰突然脸红了,“而……而且,新……新一他应该没空吧?”

“没事儿,打个电话又不会少块肉!说不定他有空呢!”园子用肩膀顶了顶小兰,示意她试一下。“好……好吧。”

小兰打开手机,拨了新一的电话,心想:反正,肯定只是电话留言,打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的吧?

“滴——”电话通了!听筒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:“喂,是小兰吗?怎么了?突然打给我电话?”

“新……新一,你怎么有空接电话?”小兰十分震惊。

“哦,是这样,最近我遇到个棘手的案子。和以前我爸破过的一件案子十分相似,所以我就回日本来拿些资料,明天一大早就走了。”新一十分镇定,似乎早就料到兰会打来电话。

“哦,对了,你……”没等小兰说完,园子一把夺过她的手机:“哎呀,这不是正事!今天我和兰会去参加我伯父举办的酒会,正好少一个人,你要不要来啊?”

“园……园子!等……”小兰考虑到新一可能还有其他的事情,不方便过来,本想告诉园子算了。

“可以啊,我正好在考虑晚上去哪吃饭呢。”新一的回答,令兰十分惊讶,不过又参杂着几分欢喜——毕竟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十个月了。

“那,就这样,我收拾一下,等会就过来。”电话挂了。

“兰,你可得好好感谢我。是我又让你们小两口重逢了哟!”

“园子啊!”兰虽说有些无奈,但还是很欣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