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  神明

不到半天路程,你与穿着便服的杏寿郎来到白雾山下的村子。正是春播时节,蓝天浮云背景的映衬,你们走在田间小道上,有村民弯腰低头劳作。有农妇挑担着两桶清水向你们方向走来,杏寿郎伸手拉你迎上去,“你好,请问可否向你讨一碗水给予在下妻子解渴?”

你侧头,不明所以地看他一眼,只见他对你笑了笑,才将注意力放回农妇那。那农妇看起来像被杏寿郎的大嗓门吓了一跳,回过神来看看他,也看了看他身后的你,才笑着将木桶放下,“可以可以,请用吧!”

“谢谢。”杏寿郎从怀里拿出竹筒,舀了半满递给你。

你接过喝了口,也道了声谢,然后递回给他。

“怎么样?好喝吧?”农妇见你只喝了一小口,哈哈大笑起来,看起来十分骄傲,“我们村子里一切都有神明眷顾,植物长得好,水也甜。”

“神明?”你似不解地发出疑问。

“嗯嗯。”农妇点点头,然后看见杏寿郎又将竹筒递给你,笑得更开心了,“你们年轻夫妻真恩爱,不像我家那个死鬼。”

你们对看一眼,也笑了起来。

别了农妇,你们继续向前走去,你认真地想了想真菰信里的话,“这村子不像有问题。”

“有时有些东西不像表面看起来平静。”杏寿郎说道,拉着你的手没有放开。

你看见不远处有人在置办婚假,好奇地停下脚步看着。杏寿郎回头,“怎么了?”

“唔嗯……”你摇摇头,但心里总是有股违和感。

你们以旅行夫妇的名义安顿下来,村民们很热情好客,纷纷给你们送来必需品,还会帮忙着收拾,你一天都在说着谢谢。杏寿郎下午被男人们架走,不知道干嘛去了,你则在廊上抽着烟,看着一帮女人在给你们忙前忙后,准备晚饭。

你吐出一口烟,这场景……多多少少有点违和。

迎新晚宴说是宴席,其实席上的菜也是很平凡,甚至比不上炎居的伙食。杏寿郎与男人们拿着酒进来的,他将酒递给你,然后坐到你身边,你给他的酒盏上添满酒。

“神明是什么样的人?”你忽然问道,这村子并是与世隔绝,但是人……总感觉他们是有心与世隔绝的。

“他住在山上。是白雾山的山神,”今天赠水的农妇回答道,“他一直在保护村子。”

“你们没有离开过村子吗?”你继续问道。

“嗯嗯。”农妇连连点头,笑得可开心了,“外面还在战争,出去会被杀死的,所以绝对不能出去!!!”

这一下,你们终于知道违和感从何而来了,这帮人……这条村子的人,是以为战争还没结束吗?

“是神明大人告诉你们的吗?”你又拿起烟杆,吸了口烟。

“嗯嗯……”旁边少女听闻你们在聊神明,也凑了过来,“神明大人一直在保护我们,你们也别出去了,跟我们一起生活在这里吧,而且菜穗姐姐明天就要嫁给神明大人了。”

“嫁给神明?”你并不觉得诧异,只是喃喃着重复一句。

“对”少女指指那名农妇,“他们一家子今天都在准备着明天的送亲呢。”

一家子……这回你倒是倒抽了口冷气,然后呼出,放下烟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少女见你模样,担心地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你将烟杆插到腰间,少女见你这样,也不再缠着你,跑去跟别人聊天了。

你知道杏寿郎全程都有在听你们说话,你无奈地说道,“你说一会是你先晕过去,还是我先晕过去?”

“夫人先。”杏寿郎橙红色的双眸注视着你,笑得那个灿烂,甚至有点欠揍。

“……”

在你昏迷过去前一刻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打斗的声音,和杏寿郎挡在你面前的身影。

柱也会遭了人的道……​​​​